老了要學新把戲

整形外科包括顯微手術與顱顏手術,民國68年我在日本東京大學進修顯微手術,教授認為練好手術技巧最重要,他規定一天作三隻老鼠的二側鼠蹊部血管縫合。我在日本待了二個月,每天機械式練習,到後來,頭腦一片空白,縫合技巧果然滾瓜爛熟。

民國71年我到紐約大學進修顱顏手術,指導者是撰寫整形外科教科書的約瑟夫教授。我心想他應該會安排類似的課程。第一次進手術室,教授問我這個手術從前的醫師怎麼作?為什麼現在會這樣作?沒有準備的我,羞愧的被考倒,立刻去圖書館查尋資料,隔天向教授報告。冗長的討論之後,教授交待隔天報告這個疾病的治療,在什麼方面可以有突破性的發展。

教授用這個方法訓練我,他隨便一句話,我就必須在圖書館待數小時,他明顯愛整人,我常常熬夜苦讀,自信滿滿的去上班。他卻說:「喔,這方面你現在搞懂了!」接著說:「大都會博物館中國廳本周在展覽蘇東坡作品,你認識蘇東坡嗎?!」或者「百老匯在演阿根廷『培隆夫人』,你知道她的故事嗎?」或者他最近重讀了基度山恩仇記,問我對書中人物的看法。

我在紐約待了一年;平常日子忙讀書;忙練習動手術;週末忙探訪教授提及的地點及事物,無形之中養成了不停吸收資訊及學習的習慣。

我最近受邀到整形外科醫學會演講,講題是「執業40年之後,我現在採行的手術方法」。驀然回首,發現我現在作的手術都是近幾年的研發,當年在紐約學得的術式,全部不合時宜。如果我從紐約回國之後停止學習,專業上早被淘汰,因而恍然大悟教授為什麼用那麼奇怪的方法教導我,並感謝恩師的啟萌。

老人不用上學,不必上班,被默認可以停止學習。但是老人有幾個狀況要適應,包括生理老化,失去工作角色,配偶死去,收入減少等等。近年來網際網路的特性使得知識的壽命縮短,老人假設60歲退休並停止學習,以之前的經驗應付老化,台灣現在平均壽命到達80歲,二十年的學習空白會造成老人適應不良,阻礙老人繼續參與社會及維持良好人際關係。

我們說老狗學不了新把戲,其實老得快的一個重要原因,是因為選擇自己喜歡的把戲,從而變得十分偏執。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鼓勵創新,他說創新之前先要放棄使用舊方法。老人需要學習,也還能學習,終身學習可以豐富生命內涵,是成功老化的重點!

103年11月25日刊登於聯合晚報

http://udn.com/NEWS/HEALTH/HEA2/9088792.shtml

Add a Comment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